02 Stop. Sir John Soane’s Museum
燭光下的寶藏


倫敦的生活豐富多彩,如果不好好整理每個月的日程,你又會錯過一個浪漫的夜晚。

約翰·索恩爵士博物館(Sir John Soane Museum)每個月都會舉辦一次“燭光之夜”(Candlelight),只有200名的限額。其實在我首次參觀約翰·索恩爵士的私人收藏時,我就知道了這個活動,但“下次”總是很好的搪塞了我的惰性。而當再次從Nicola(Persephone Books)口中聽到對它的大力讚賞時,我便下決心把“下次”提上我的日程。

儘管我與Michelle提前40分鐘抵達,但還是排到了100人開外,這熱度可想而知。在6點左右門衛會開始發放通行證,沒拿到手的只能等下次了。在又經過了1個多小時等待後,“博物館奇妙夜”才算正式開始。這裡我只會提及我最鍾愛的部分,為打算去的朋友們留些懸念。

黑夜,總有一絲窺視的意味,燭光下的藏品並沒有像日光下展示來的那樣直接,卻是多了些許神秘。

我們走進一個迴廊,月光透過屋頂透明玻璃,映襯著最底層的石棺,石棺內側佈滿了圖案,微弱的燭光下它並不是那般清晰。石棺旁的桌台上有一張便條……此般靜謐而又詭異的氛圍,令我完全陶醉在考古學家的角色扮演中。其中有趣的是,當年這具石棺價值2000磅,因為昂貴的費用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把石棺拒之門外,於是1824年約翰·索恩爵士把它收入自家宅邸並連著舉辦了3天盛大的晚宴,這足以證明他強大的財力與對文物的狂熱。

雖然只有微弱的燭光,但他們對於宅邸的裝飾卻是細節滿滿。順帶一提,除了藏品外我有註意到每個房間都會被擺上一種干的植物作裝飾?看起來十分的襯景,只是不知道是什麼罷了。

                                                                                       

The Colonnade by candlelight. Photograph- Lewis Bush

The Sarcophagus of Seti I by candlelight. Photograph- Lewis Bush

The No. 13 Breakfast Room by candlelight. Photograph- Lewis Bush

The Dome Area by candlelight looking East. Photograph- Lewis Bush

Screen Shot 2014-04-03 at 05.15.46 pm

— by Qiwen 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