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要死”博覽會


        倫敦的博覽會大小十好幾個,“藝術要死”算是最新的一個,去年的“藝術要散”我在國內沒趕上,今年去看看“要死”也挺好的。

        博覽會看多了容易視覺疲勞,大同小異的空間安排和日程設置也不會有太大的出入,媒體預展,VIP酒會等等等等,面子上的事情都沒啥意思。這次14,有很多新興的畫廊來參加,中國,韓國,台灣,香港都來了不少,而且宣傳力度著實不小,挺高大上的,但不知怎麼的,就是覺得非常有一種味道﹣﹣﹣把餅畫大然後找下家賣了的趕腳。

        好吧,我又以小人之心毒君子之腹了,配合展覽的講座和活動還是很豐富的,對於幕後的這些活動我還是很感興趣的,因為本來3﹣4月份倫敦的藝術圈子都是在半蟄伏的狀態,有這麼一個博覽會來攪攪局能讓大家更快的進入新的一年的工作狀態,張恩利、嚴培明的展覽都相繼開幕,中國藝術家趙趙作品被放在最為顯赫的入場位置,一切看上去都那麼美好,我這麼一個悲觀的人卻看不到一丁點兒讓我興奮的地方,我滿心的負能量都在燃燒,我真心希望藝術別死,哎等到 ART 84的時候我就熬出頭了吧。

.

Ha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