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With Marcus Lyon


今天雜誌一行人來到了 Marcus Lyon在Kennington的工作室。卓別林的媽媽曾經在這裡做女工,後來變成玻璃工廠,後來他進駐以後就把這裡叫做 The Glassworks。 Marcus很友好, 也很神, 他說這裡以前是一個破敗的工廠樣子, 沒人喜歡, 被大家當做一個聚會的公共空間, 各種往來的人們留下了他們的“精神”殘留物,感覺這裡聚集了很多以前人的“Spirit”(這不是鬼麼), 就像是那種廟堂或者是聖殿之類的吧, 不過好在聚集的是正能量,讓他一來這裡就決定把這裡作為自己創作的基地和居所。

在這24年里,這個地區有了很大的變化,隨著自己藝術事業的蒸蒸日上,他在其他地方買了住所,也買下了工作室這裡一大片的廠房,改造成了現在的工作室,還邀請其他設計師和藝術家一起過來工作。

這些年裡,他拍了女王,還有被女王耗下去的四任前首相,還有各種明星,但工作室裡只能看到他自己的藝術作品,一直關注於對“大量”(密集)的關於人類生存主題的作品,我們的生活與環境,越來越多的人口與城市承載力之間的關係,我們到底能不能建造一個能適應不斷湧現大量人潮的適宜居住的城市?宏觀世界的視角與微觀之間的辯證關係?很熱情的一個人,願意與所有人探討他的藝術和我們生活的世界,與各類科學家一起為國王學院創作的作品也非常有意思。

可能是因為最近這種古斯基似的作品在市場上很熱門,去年5月佳士得把Marcus估價5千鎊的作品賣到了5萬鎊,他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今年5月,他又有一張新作品被送到蘇富比,不知道會不會也賣得很好。談到市場和合作,他也是非常的開放,覺得不管是做什麼都得做的專業,不能馬虎,商業也是如此,他並沒有指望自己的價格能有怎樣的飆升,只是希望能找到好的合作夥伴共同發展。

一邊採訪,他的助理給我們準備了午飯,這在英國挺奇葩的,很少有管飯的地方啊!不過對此,Marcus說這是他自己的待人之道,對待所有來訪的人都讓他們像到家一樣。他說他這是一個小“社區”,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在這裡受到啟發和激勵,把這裡當做“精神實驗室”。

這24年間,有各種各樣的故事,有各式各樣的人來來往往,我們將他的專訪放到issue11的《藝術家工作室專題》,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