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ed with Ben Johnson


昨天我們去採訪了英國藝術家Ben Johnson,其實很早就應該到他的工作室來拜訪了。去年11月份的時候,Hynek在Flower Gallery開個展的時候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因為他的工作室離我家也就是10分鐘的車程,無奈陰差陽錯直到昨天才到這裡採訪。Ben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藝術家,工作室非常簡潔,乾淨,開始我以為是他為了我們過來採訪特意打掃的,不過很快就發現和他的作品一樣,秩序和整潔基本上就是他的偏執狂,當然﹣﹣他是處女座的。。。

採訪進行的非常順利,典型英國紳士型的老男人,優雅,安靜。我們聊了很多,從他小時候生活的不function的家庭生活到後來的創作和堅持,可以說藝術塑造了他的性格,同時他的性格也造就了他的藝術。Ben開玩笑說,沒想到這次的談話會這麼的深入,本來就是來聊聊工作室和藝術家創作之間的關係,到最後發展成為了一個心理分析和哲學思辨的討論。

因為Ben晚上還有別的安排,所以我們結束採訪之後就跑到旁邊新開的一家中國餐廳去吃燒烤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