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igliani
莫迪里阿尼


Tate Modern
23 November 2017 – 2 April 2018

Tate Modern stages the most comprehensive Modigliani exhibition ever held in the UK, bringing together a dazzling range of his iconic portraits, sculptures and the largest ever group of nudes to be shown in this country. Including almost 100 works, the exhibition Modigliani re-evaluates this familiar figure, looking afresh at the experimentation that shaped his career and made Modigliani one of the greatest artists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Modigliani © 2017 ART.ZIP

A section devoted to Modigliani’s nudes is a major highlight. In these striking canvases Modigliani invented shocking new compositions that modernised figurative painting. A group of 10 nudes will be the largest group ever seen in the UK, with paintings including Seated Nude (1917) and Reclining Nude(1919).

The exhibition begins with the artist’s arrival in Paris, exploring the creative environments and elements of popular culture that were central to his life and work. Inspired by the art of Paul Cézanne, Henri Toulouse-Lautrec and Pablo Picasso, Modigliani began to experiment and develop his own distinctive visual language. The exhibition is also reconsidered the role of women in Modigliani’s practice, particularly an important figure -poet and writer Beatrice Hastings.

The exhibition concludes with some of Modigliani’s best-known depictions of his closest circle. Friends and lovers provided him with much-needed financial and emotional support during his turbulent life while also serving as models. Jeanne Hébuterne, the mother of Modigliani’s child and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women in his life. When Modigliani died in 1920 from tubercular meningitis, Jeanne tragically committed suicide. Tate Modern brings together several searching portraits of her from Modgliani’s final years, which depict her in a range of guises from young girl to mother.

泰特現代美術館舉辦了英國迄今最全面的莫迪里阿尼作品展《莫迪里阿尼》,展出的作品包括其最具標誌性的肖像畫、雕塑及英國迄今最大規模的裸體畫像。這次展覽展出約100件作品,重新評估了這位為人熟悉的藝術家,用全新的方式看待他所採用的實驗手法,而正是這些手法成就了他的事業,並使他成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

該展覽以藝術家到達巴黎為起點,探討了對其生活和作品起到重要影響的創新環境和流行文化元素。受保羅·塞尚、亨利·德·圖盧茲-羅特列克和帕布洛·畢加索的啟發,莫迪里阿尼開始實驗並形成自己獨特的視覺語言。該展覽也重新審視了莫迪里阿尼藝術實踐中的女性角色,尤其是其中一位重要女性——詩人和作家碧翠絲·海斯丁斯。

莫迪里阿尼的裸體畫像是本次展出的重頭戲。在這些令人驚異的作品上,莫迪里阿尼發明了全新的構圖法,並使具象繪畫得以現代化。共有包括《坐姿裸體像(1917)》和《倚姿裸體像(1919)》在內的十幅裸體作品被展出,這是歷史上英國展出該藝術家作品最多的一次。

展覽的結束部分將展出部分莫迪里阿尼描繪身邊最親近的人物作品。他的朋友和愛人在他動盪不安的生活中給予他經濟和情感上的支持,同時又是他的模特。其中珍妮·赫布特尼是莫迪里阿尼孩子的母親,同時也是他生活中最重要的女性之一。當1920年莫迪里阿尼死於結核性腦膜炎時,珍妮也悲慘地選擇了自殺。泰特現代美術館展出了莫迪里阿尼最後歲月里以她為原型所繪的肖像,畫面中他所採用的障眼法將她裝束成年輕少女和母親的形象。

 

展覽場地:Tate Modern 泰特現代美術館
展覽時間:2017年11月23日至2018年4月2日
更多信息:www.tate.org.uk

 

莫迪里阿尼:虛擬現實技術與藝術展覽的首次完美融合

 

撰稿 Text by x 曾里程 Zeng Licheng

 

2017年11月23日,英國迄今為止最大、最全面的莫迪里阿尼作品展在泰特現代美術館正式開幕。本次展覽以藝術家1906年移居到巴黎作為開場,探討全新環境和流行文化元素對這位意大利裔猶太畫家進行藝術創作的重要影響。

 

阿梅代奧·莫迪里阿尼於1884年出生在意大利的利佛諾,時年14歲的他開始接受傳統的繪畫訓練,並在22歲時來到現代藝術大師輩出的巴黎闖蕩。深受塞尚、高更和畢加索等藝術先鋒的啟發,莫迪里阿尼開始不斷進行藝術實驗。擅長肖像和裸體畫的他並沒有複製當時流行的野獸派和立體派風格,反而刻意和主流拉開距離,摸索出自己獨特的視覺語言:他作品中的人物线條被扭曲拉长,卻并不顯得怪诞;不追求強烈的色彩明暗對比,卻能深刻地刻劃出人物的情緒。從小體弱多病,再加上成年後的不良嗜好——酗酒、吸毒,莫迪里安尼年僅35歲就死於结核性脑膜炎。在這次的展覽中,除了可以一次性飽覽他標誌性的肖像作品、不為人知的雕塑以及當時極具爭議的大批裸體畫外,泰特還與HTC VIVE合作,藉由沈浸式的VR技術重現莫迪里阿尼在巴黎的最後一個工作室,讓觀眾親身體驗這位藝術奇才的每個生活細節。

這並非是VR技術首次被運用到藝術展覽當中,但正如Preloaded的策劃主管Hattie Foster女士所說,這是VR技術在歷史上第一次不以獨立形式存在,而是和整個展覽完美地融合到一起。展覽中的VR體驗館位於場地的正中央,房間內放置了九套桌椅。觀眾需要排隊等待,待安坐到椅子上後,便會有工作人員過來協助配戴專門的頭戴式顯示器。頭限中栩栩如生的畫面瞬間帶領觀眾穿越到1919年,置身於莫迪里阿尼在巴黎的“赭色工作室”。環顧四週,顯然這位藝術家當時的生活十分窮困潦倒:簡陋狹小的房間,滿地的廢紙、空罐頭與酒瓶,下雨天屋內還到處漏水。儘管健康狀態每況愈下,但是莫迪里阿尼並沒有放棄藝術創作。映入觀眾眼簾的是桌上散亂的各種顏料、色盤、畫筆,牆邊、畫架上多張現場正在展出的肖像畫近在咫尺,其中就包括著名的《珍妮·赫布特尼》和《自畫像》。觀眾只需把目光在畫上停留一會兒,耳邊就會自動響起對作品對象、時代背景的解說旁白,甚至還有藝術家自己的話語。火紅的暖爐,微弱的燭光,裊騰騰的香煙,房間中瀰漫的生活氣息是如此的濃厚,彷彿莫迪里阿尼只是暫時離開了工作室而已。

 

與泰特、HTC進行緊密合作的是擁有十七年歷史的遊戲工作室Preloaded,整個虛擬現實體驗項目耗時共六個月,其中近五個月的時間都用在材料收集和資料研究。“最大的挑戰在於確保整個VR體驗的真實性和精準度,無論是工作室內的每一個擺件、藝術家的聲音,還是窗外射進來的光線”,Hattie Foster女士表示,“我們必須在講好一個故事和講對一個故事之間找到平衡點。”辦公室牆上密密麻麻的資料圖片和筆記不難看出Preloaded團隊在前期研究中所花的巨大心力:他們親自來到畫家在巴黎的工作室原址,通過拍攝大量室內的細節圖片,構建出整個空間的模型,再根據老照片和歷史檔案,一點點還原出藝術家居住時的真實環境。此外團隊還仔細分析了莫迪里阿尼在該工作室創作的畫作和來自其生前親朋好友、贊助人、模特的第一手資料,進一步確認空間中的各種家居細節,比如玻璃窗、房門的樣式以及牆壁的顏色。通過對六十多件材料和藝術品進行發掘式深入研究,一個不為人知的藝術工作室終於在百年後得以重現於世。

 

“VR技術為展覽中的作品提供了非常直觀的社會和歷史背景,它把觀眾帶回到這些作品的誕生地”,Preloaded創意總監Phil Stewart在接受採訪時這樣說。他還提到,由於泰特美術館的核心參觀人群主要為45-65歲,而且大多數是首次在展覽中使用像HTC VIVE這樣的高端頭顯,為了確保所有人都能輕鬆自如地感受這趟VR旅程,Preloaded團隊決定觀眾在戴上頭顯之後只要簡單地坐著,全過程不需要走動和操控任何手柄。

 

雖然被認為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莫迪里阿尼在他的時代不僅沒有發光發熱,貧困和疾病更讓這顆巨星早早殞落,然而當下發展迅猛的虛擬現實技術卻奇蹟般地跨越時空,成功帶領觀眾更加深入直觀地感受藝術家的創作與生活。Phil Stewart顯然對藝術展覽中的VR技術發展充滿期待:“毫無疑問,VR是一個極為強大的工具,我們目前還沒有完全地了解它。如果能進一步研發這種技術,利用它豐富觀眾的體驗並為社會帶來更多益處,這將會非常令人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