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Researches and Exhibitions on Ming Dynasty Porcelain Outside China
近年海外明代瓷器研究和展覽舉要


第二部分:瑞士玫茵堂收藏,及2013年的兩本明瓷專書

 

海外明瓷中,康蕊君女士為瑞士玫茵堂藏瓷經年撰寫的四卷六巨冊收藏圖錄“Chinese Ceramics from the Meiyintang Collection”,有關元明清瓷器的為卷二前期收藏(Art Books International,1994 ),和卷四後期入藏品(Paradou Writing,2010,分兩冊),其中有許多明代瓷器。從2011年春季開始於香港蘇富比連續專場拍賣,到2013年春拍出版的共五冊拍賣圖錄中“The Meiyintang Collection: An Important Selection of Imperial Chinese Porcelains”,自然有不少明瓷,其中一些珍稀器物有康蕊君撰寫的專文介紹。經蘇富比拍賣之後,約從2017年開始,保利拍賣公司也曾舉辦過玫茵堂收藏過陶瓷的集中拍賣。

2013年至少有兩本英文專書問世。一為畢宗陶女士(Stacey Pierson)撰寫的“From Object to Concept: Global Consumption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Ming Porcelain” (《从器物到观念-明瓷的全球消费及其意义转化》,228頁,彩圖41幅。香港大學出版社2013年1月出版)。該書討論對明代瓷器的全球性消費欣賞導致明瓷升格為異域文化標誌以及珍寶象徵的進程。全書分四部分,首先介紹14-17世紀明朝中國內部對明瓷的使用欣賞,其次討論15-17世紀明瓷在全球各地包括歐洲與美洲的出口與使用。第三部分討論18-20世紀英語文化圈中,’the Ming Vase’(明代瓷瓶)一詞如何出現並廣泛使用,到20世紀早期成為英文中比喻珍貴之物,貴重無價以及脆弱易碎等涵義的常見修辭用語。書中最後一部分探討19-21世紀明瓷如何在世界範圍內從器物升格為藝術品。本書之撰著,發端於數年前時任敦大學大維德基金會(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 of Chinese Art)藏中國陶瓷主管畢宗陶策劃的一個小型明瓷特展,當時未出圖錄。近年大維德基金會藏瓷併入大英博物館,畢宗陶留任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陶瓷史高級講師,兼任英國東方陶瓷學會榮譽秘書及會刊主編。

2013年出版的荷蘭Keramiekmuseum Princessehof陶瓷博物館收藏的明瓷圖,也相當精彩。該博物館位於荷蘭北部陸瓦爾登市(Leeuwarden),得名於荷蘭Marie Louise王妃(1688 – 1765)。1731荷蘭奧蘭治親王威廉四世(William IV,Prince of Orange,1711-1751)長大成人開始親政,其母Marie Louise王妃結束始於1711年的攝政,將現屬博物館一部分的小型宮殿購為住所並開始收藏陶瓷。1759年至1765年Marie Louise王妃又為其幼孫奧蘭治親王威廉五世攝政,直至去世。王妃去世後該住所被分為三處,之後荷蘭公證律師,收藏家Nanne Ottema(1874-1955 )及其妻得有其中一處,並於1917年成立陶瓷博物館。Princessehof博物館現為荷蘭的國家陶瓷博物館,收藏有亞洲,伊斯蘭及歐洲陶瓷,世界聞名,藏品多數為Ottema先生集藏。博物館名Princessehof意為王妃庭院,1979年該博物館出版的漳州窯圖錄扉頁,印刷“公主堂印”章,則館名或可意譯為“公主堂(或王妃宮)陶瓷博物館”。

公主堂陶瓷博物館於2013年3月24日 – 10月27日舉辦題為《玄明》(Het mysterie Ming)的展覽,向公眾展出約250多件稀有的館藏明代瓷瓶,餐具,瓷壺等。配合該展覽,還出版了圖錄“MING! Porcelain for a Globalised Trade (Arnoldsche Verlagsanstalt)”(《明!-全球化贸易之瓷》),240頁,彩圖200幅。該書明瓷包括種類豐富的宮廷御用瓷器(圖6),為歐洲市場生產的克拉克瓷,以及沉沒於萬曆四十四年(1616)和崇禎十六年(1643)的白獅號(Witte Leeuw)和哈徹號(the Hatcher Cargo)沉船打撈瓷器等。該書還首次詳盡介紹了為荷蘭前殖民地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國家生產的外銷瓷,包括國內關注不多,但在東南亞兼具實用與禮儀功能而備受珍視的儲物罐等(圖7)。該書作者史伊(Eva Ströber)女士曾在德國與台灣就讀,曾撰書研究薩克森選帝侯兼波蘭國王“強力王”奧古斯特二世(1670-1733,Augustus the Strong)收藏的中國等陶瓷(现藏德国德累斯顿),現為公主堂博物館亞洲陶瓷主管。荷蘭收藏的中國陶瓷中,Christian J. A. Jorg教授為荷蘭阿姆斯特丹國家博館(Het Rijksmuseum Amsterdam)撰寫的該館館藏明清瓷器圖錄“Chinese Ceramics in the Collection of the Rijksmuseum, Amsterdam: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Philip Wilson, 1997),也不容忽視。

圖6:青花龍紋天球瓶,明永樂,高43厘米。荷蘭陸瓦爾登市公主堂陶瓷博物館收藏。

圖6:青花龍紋天球瓶,明永樂,高43厘米。荷蘭陸瓦爾登市公主堂陶瓷博物館收藏。

圖7: 福建漳州窯青花小罐,明萬曆,高14厘米。印度尼西亞配藤條護套及金屬鏈。在東南亞,此類中國陶瓷小罐常用於盛裝藥物或其他具有“魔力”的物質。荷蘭陸瓦爾登市公主堂陶瓷博物館收藏。

 

撰稿 x 李寶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