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tsumi Kudo
日本戰後藝術家工藤哲巳


 

Hauser & Wirth London, North Gallery
22 September – 21 November 2015
.

 

此次HAUSER & WIRTH畫廊展出了工藤哲巳于1963至1972頭十年在巴黎創作的代表作品。強烈的視覺衝擊是進入畫廊的直觀感受。展廳被綠色的人工草坪包圍覆蓋,色彩跳躍的藝術作品在空間中吸引著觀眾的駐足欣賞。但乍看之下的鮮豔與活躍只是腐敗與墮落的假象。由廢棄工業原料製成的蛹、寄居動物、陽具等諸多腐敗腐爛元素構成的裝置和雕塑被豔麗外表所覆蓋,傾訴著藝術家對於日本戰後社會一派繁華表面之下的衰退本質的諷刺。

二戰之後如核彈爆炸所遺留的環境問題,由科技帶動的經濟快速發展和西方文化的強烈衝擊引起了日本社會的廣泛討論和思考,Kudo也通過他的藝術作品闡釋了他在美學、哲學上對於污染、科技和西方人道主義的深刻思考。’Garden of the Metamorphosis in the Space Capsule’展現了一個在UV燈照射下的詭異花園。巨大的人工假花零落地生長在幽暗的環境中,地上散落著破碎的人的肢體。裝置只能被從一個小門中窺探,可怕的綠色標牌上寫著 “for nostalgic purpose (為了懷舊)”。作品創造了一個怪異但極具視覺吸引的空間,其展現的衰敗頹廢惹人駐足觀看,但卻暗示著核污染后被遺留的、被廢棄的社會景象。Kudo在這件作品之後的形式更加畸形,顏色也更加飽和。

在Kudo70年代后所做的小型裝置中,陽具從花盆中如植物般被種植及生長,或者與人工製造的泥土、蛹、蛇皮、毛髮等材料被擱置於溫室般的塑料圓形罩中培育。20世紀60年代日本處於經濟急速發展時期,社會形勢一派欣欣向榮。發展前景的美好和光明在每個人心中蔓延,人們忽略了社會中陰暗和不利的因素,任何事情都已經濟發展為優先。在這個時期藝術界做了實驗性的新嘗試,一反往日的文化自卑感,而逐漸建立起了與西方文化抗衡的自信心。美國策展人亞歷山大·孟璐(Alexandra Munroe)曾一語道破日本當代藝術的展覽態勢:“日本當代藝術史是多麼的年輕和令人憂慮,他被來自日本本土、周邊地區以及西方世界的三重力量所決定和形塑。”工藤哲巳是“新前衛(New Avant-Garde)”運動中的一位代表藝術家。他對性器官的大量應用是對當時日本社會的挑釁,而大量生長的性器官與在溫室中被培育的性器官更是暗喻著社會矛盾與問題在看似舒適的環境中悄然滋生。

Kudo意欲通過藝術作品表達社會繁榮的假象,質問日本文化能否脫離西方文化語境而獨立,是否只能在與其他文化的對比中誕生與成長?工藤哲巳在藝術美學話題上的討論研究對之後的藝術家有著深遠的影響。他身為日本“戰後藝術家”的一位先鋒代表,其作品形式、應用元素及強烈的色彩視覺衝擊力具有強烈的日本當代藝術風格,與知名的國際藝術家草間彌生及村上隆均具有很高的視覺辨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