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ronic Life
漫长生活


你可能不知道Odin是誰,可是你一定知道雷神Thor,好吧,Odin就是Thor他爹地。以這樣一個大仙為名,歐丁劇場(Odin teatret)註定是個神話。

早在1961年,一位意大利熱血少年Eugenio Barba帶著對於社會主義的暢想,告別華麗矯情奢華萎靡的傳統意大利劇場, 來到苦大仇深的波蘭,試圖追尋最樸素的戲劇概念。可惜現實是無情的,由於作品太過赤裸裸的憤青, Barba被當局驅逐出了波蘭。遊蕩到挪威,希望能夠立足,卻苦於身為外國人無法被接納。於是借這位北歐神話大仙之名,歐丁劇場創立,籠絡被排擠在傳統戲劇學校外的年輕人,嘗試創造一個戲劇人的烏托邦。不久之後,在一次巡演丹麥途中,這群神奇的年輕人被當地小鎮Holstebro的居民熱情挽留,於是從此駐紮,一停就是半個世紀。歐丁劇場從此也就開始了他們桃花源一般的訓練並培訓出一群神一般的演員。我覺得大家可以閉眼回憶一下《功夫熊貓》大概聯想一下我的意思。

不管你相不相信,在幾十年世界巡演的旅程裏,歐丁第一次來到倫敦演出。說到這句話時,特別讓人憋屈。從來都是被稱為世界戲劇聖地的倫敦,在某種程度上是多麽的保守和狹隘。而且演出的劇場並不十分合適,委屈在了一個舞蹈專門劇場的studio。不過連同此次來訪,歐丁為倫敦大學戲劇與演講學院的學生們帶來了近一個禮拜的工作坊,大師班和講座,非常務實。在春假的尾巴裏,為那些還有些迷糊的年輕人醍醐灌頂。

此次演出的《漫長生活》(The Chronic Life)是歐丁最新的一部作品,用豐富而出人意料的舞臺語言創造了一個寓言般離奇的世界。2031年的歐洲,第三次內戰剛剛結束,巴斯克長官的遺孀、羅馬尼亞的家庭主婦、丹麥律師、法羅群島的樂手、意大利的街頭藝人,人人有著不同的經歷和夢想,但是他們卻一致地勸說一位尋找父親的哥倫比亞男孩放棄尋找……然而孩子最終發現了通往真相的大門,這種痛苦的牢記拯救了所以試圖忘記的人們。相信我,我不知道我在說什麽,即使看完了,我還是不知道我說的是不是對勁。可是,在一個表演撐滿的舞臺上,故事有那麽重要嗎?我們看到那些有著漫畫色彩的人物們,穿梭在紙牌、硬幣、棺材、屠宰鉤、冰塊、蠟燭、樂器鋪灑開來的舞臺上;看到每一個人身上濃郁而噴薄,渾然天成的表演;我只能用“滿漢全席”之類的名詞進行類比。

在談到演員表演技巧的訓練時,歐丁成員Roberta Carreri說: “表演技巧是冰冷的、堅硬的、不美麗的。只有在下雪的時候,覆蓋在這上面的雪才是晶瑩柔軟和閃亮的。在我們登臺表演的時候,就是下雪的時候。”

於是我相信,這個春天的末尾,倫敦下起了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