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The Middle Kingdom


得獎英國藝術家兼電影製作人艾薩克·朱利安(Isaac Julien)談論其如何製作《萬重浪(Ten Thousand Waves)》及他在中國的親身經歷。

 

 

許諾過,我的乖乖女

龍眼花綻放時,媽媽回家

摘果賣實送你上學

奈何這北風淒淒

腰彎背駝

每夜流沙裡拾貝淘生

洶湧的海潮淹沒我的眼睛

 

──王屏 《紙船(Small Boats)》

 

 

 

2006年,英國獲獎電影製作人艾薩克·朱利安委託中國詩人王屏作詩。 這是艾薩克對於那場悲劇事件的回應:2004年2月5日,在英格蘭西北部莫克姆灣(Morecambe Bay),23名中國拾貝者不幸被捲入洶湧的潮水中,全部喪生。

 

朱利安的電影《萬重浪》正是從王屏的詩歌《紙船》開始的。這個好評如潮的九屏映像裝置以當年莫克姆灣悲劇為主線, 穿插著中國文化中標誌式的神話意象,回顧著中國的過去與現在。

 

2011720日,就在艾薩克準備出發去度假之前,我們有幸在他的 公寓裡討論他的作品《萬重浪》以及更多背後的故事。

 

MC:是甚麼啓發你拍《萬重浪》的呢?

 

IJ:因為莫克姆灣的那次悲劇吧,當時我就想,天啊,他們從這麼大老遠來到這裡就為了能有更好的生活,這不禁讓我想起了我的父母,他們來到這裡也是為了尋求更好的生活。

 

MC:對你來說並不是因為他們的國籍才引起你的興趣? 只是因為他們的長途跋涉為了尋求更好的機會與更多的財富?

 

IJ:當然,這就是原因,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是中國找到了我,而不是我故意找中國題材。白立方畫廊(White Cube Gallery)或那些中國藝術風潮,他們的初衷肯定不是這樣的。 (白立方畫廊 ,倫敦當代藝術畫廊,最近宣布他們要在香港開設新畫廊)。

 

MC:既然你提到了你的父母,你是怎麼理解你們的傳承和先輩的呢?

 

IJ:我想你應該有機會接觸到是西印度文化, 但是其中一部分已經不存在了,就是與奴隸有關的那部份。你有機會接觸到的──但不是正式的,更多的是聯想的部分,更多是口述的,並沒有被記載下來的。我很清楚我正在做的是對一種運動的審視,而在這種運動裡人都會有一種特殊的身份。所有的這些讓我更感興趣,也導致了我做出這類型的作品。

 

MC:那麼作為一個 在中國的西印度人感覺如何?你第一次前往中國之前對中國有什麼認識嗎?

 

IJ:我花了很長時間讓自己熟悉中國,我確實對中國知之甚少。關於中國文化,英國有很多不同的版本,但你知道,這畢竟不是國家文化。我認知的中國是一個人民散居世界各地的國度,在西印度就有很大一批中國人。而且,不論我在莫斯科,東歐,還是美國,和當地的華人接觸是不可避免的。我不得不說我在中國的經歷確實很棒。當我到中國的時候,我想人們對我有種好奇,而這種好奇我是可以接受的。但當我去莫斯科的時候,那些對我的好奇卻讓我接受不了,仿佛對我說“快滾開!”。我想那是一種攻擊感,但在中國卻沒有。他們是 白鬼,我是黑鬼,這是理所當然的,我不會假惺惺地裝作我不是。

 

MC:作為一個英國電影導演,製作這部關係中國海外僑民敏感事件的電影是個挑戰吧?還是你更擔心這部作品在中國本土放映?

 

IJ:這絕對是一個挑戰。我覺得這也是為甚麼我花了這麼長時間來製作,因為我沒有信心。我覺的我的信心是慢慢建立起來的。正因為不熟悉,相較於我其他作品,在這部影片上我花了更長的時間。在製作時與不同人的合作讓我開始駕輕就熟──我是被引導的,所以放慢了腳步。


<<< 1 2 3 4 5 6 7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