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THEATER & PHOTOGRAPHY INTERVIEW WITH DR. JOEL ANDERSON
關於戲劇與攝影 採訪喬爾·安德森博士


ART.ZIP:戲劇攝影都包括哪些類別呢?其各自的主要作用又是什麼?

JA:像我之前提到的,早期的戲劇攝影是以人物肖像的形式存 在。之後出現了舞台劇照,將劇中某個場景固定住進行拍攝,有 時甚至可以設計或重新製造出一個新的場景。這類戲劇攝影留 給攝影師或導演很大程度的藝術自由,目的是創作出效果誇張 的圖片,而不是對劇目如實地呈現。正如演員肖像一樣,戲劇攝 影也經常被看作是攝影學的分支,因而在戲劇攝影中,會融入記 錄片或報告文學的模式和審美標準。在這種情況下,戲劇攝影的 拍攝是在劇目上演的過程中完成的。當然,一般不會是對公眾演 出的時候。此時的攝影師就如同一位路人,捕捉舞台上的瞬間。 同時,要在雜亂無序的表演中尋找“決定性瞬間”,這一概念是攝 影家亨利·卡蒂爾·佈列松(Henri-Cartier Bresson)提出的。但目前 據我所知,戲劇攝影中還沒有一種處於主導地位的流派。

談到戲劇攝影的作用,我認為不同時期的戲劇攝影,其角色和作 用也有差異。當代攝影的主要功能是對戲劇劇目進行推廣或者 記錄,例如戲劇資料庫、文獻等,用來籌集公眾或私人資助,或 者作為教育與調研圖片資料。此外,還可以用作新聞圖片或劇評 配圖,不過此類攝影都是由一小部分專業戲劇攝影師來完成的。

值得一提的是表演攝影。它與戲劇攝影息息相關,但也有所不 同。無論是二十世紀50年代、70年代、90年代還是過去十年,攝 影與表演藝術總有著某種聯繫,同時兩者之間也存在不一致的 方面。對於表演來說,已經發生的場景無法重複,並且只有在場 的人才可以看得到。相比之下,顯然攝影具有截然相反的特徵。 攝影是利用技術進行內容再現和公眾傳播。據我所知,瓦爾特· 本雅明(Walter Benjamin)從未寫過關於戲劇攝影學的著作,但 他認為戲劇與攝影是相對立的:戲劇強調對此時此刻的展現,而 攝影則相反,突出的是展示價值。

同一時期,雅克·德里達(Jacques Derrida)創作了《檔案熱:弗洛伊 德學派印象》(Archive Fever: A Freudian Impression),眾多表演 學學者對記錄表演藝術的方式、目的以及必要性產生極大興趣。 當時人們關注的一個問題是,以一張圖片這樣的記錄形式,怎可 能代表整場表演呢?這種思想不但帶有拜物教的性質,而且從政 治的角度來看,是質疑表演這門藝術在媒體中和媒體之外的角 色。對表演的記錄也涉及到法律問題,比如美國攝影家當娜·安·麥 阿當斯(Dona Ann McAdams)在20世紀90年代初,拍攝了四位藝 術家的演出,但那些照片卻險些成為了惡劣政治環境的證據。

很多表演藝術攝影的審美標準與報告文學相符,此類圖片通常 具有黑白、失焦、粒狀等特徵,或者作為對過去事件的證實。與表 演攝影學相對的是攝影表演藝術。區別簡言之就在於,它是創造 以攝影為形式的藝術品,而非對表演進行記錄。例如美國攝影家 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的作品就屬於這一類別。還有意大 利藝術家曼努埃爾·法申(Manuel Vason)創作的強烈震撼的表 演攝影作品,他專門與那些現場表演又不想被記錄下來的藝術 家合作,共同創作一幅圖像,這是一個合作的過程。這與我之前 提到19世紀的演員肖像作品在形式上確有可比之處,即攝影師 和模特共同合作來創作一張圖片。

我認為,這種捕捉圖像與創作圖像之間的對立關係,是理解戲劇 攝影的關鍵。這種對立關係在攝影學出現之前已經存在,至今仍 意義重大。

另外,戲劇攝影還具有某些特定的用途,我對此也很感興趣。一 直以來都有少數幾家公司會僱用攝影師拍攝彩排過程,用於展 示不斷創新的過程。此前我曾在《2008表演藝術文摘》上發表過 一篇關於蘇菲·莫克蘇(Sophie Moscoso)的文章:《淺談戲劇攝 影、攝影劇場與靜物》。 莫克蘇是法國舞台劇導演亞莉安·莫虛 金(Ariane Mnouchkine)在Th_.A_Ni_Nbtre du Soleil的助理, 她拍攝的作品就是用作檢查細節、記錄彩排過程、提醒導演和演員之前的道具或表演動作等。德國戲劇家貝爾托·布萊希特(Ber- tolt Brecht)在他的作品中融入了大量的攝影元素,他詳細記錄 了被稱之為“模版書”的材料,包括文字、圖片等內容。有了這些 檔案,他能夠重新改編一齣戲劇,同時將演員動作編排和手勢等 細微之處改成自己的舞台風格。


<<< 1 2 3 4 5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