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莫奈

Inventing Impressionism
打造印象派

4 March – 31 May 2015 National Gallery   So universally popular are the Impressionists today, it’s hard to imagine a time when they weren’t. But in the early 1870s they struggled to be accepted. Shunned by the art establishment, they were even lambasted as ‘lunatics’ by one critic. One man, however, recognised their worth

Impressionist & Modern Art Day Sale at London Sotheby’s
蘇富比《印象派與現代派藝術》拍賣預展

By Elaine Yu 蘇富比印象派與現代派藝術晚拍場將於2015年2月3日6時30分開拍, 日拍將於2月4日10點進行。 預展中許多19-20世紀大師作品其聚一堂, 美輪美奐,動人心弦。我被“吉維尼的楊樹林”與“安提布的風光”所吸引。“吉維尼的楊樹林”是來自紐約現代博物館的珍藏,剛邂逅他那繁茂枝葉時讓我仿似看到電影 《阿凡達》裏的生命之樹。而“安提布的風光”中的藍青與乳白則讓我想到到了若幹年後凡高的“星空”中的色調,而“安提布的風光”筆觸極為細膩,將法國南部蔚藍海岸的和風勾勒於其中。   皇家藝術學院策展人安杜馬女士介紹“吉維尼的楊樹林”時說,這幅作品營造出一種幻秒的自然流暢感,觀者仿佛聽見漣漪的威風吹過林間,一樹綠葉在陽光下閃耀生輝。並體會到莫奈對這題材的深切感觸,以及其充滿詩意的抒發技巧。本作品常做於莫奈藝術生涯的關鍵時期,適逢第八屆亦即最後一詞印象派藝術家聯合展一年之後,我們可以把本作視為莫奈印象派時期的總結。此作從多方面而言都是一格轉折點,1870年代是印象派的早期輝煌年代,莫奈於1880年代後半期在法國四處遊歷。而另一半時間則待在其鐘愛的吉維尼,並在那裏建造了其聞名遐邇的花園。吉維尼是一個怡和的鄉間,河流,田野和富有諾曼底特色的一排排楊樹。這是莫奈技藝頂峰的表現,他運用大量互不相同的筆觸,制造並增添了豐富的層次質感,是本作最成功的特質之一。   蘇富比印象派與現代派部門主席海倫娜紐曼女士在介紹“威尼斯大運河”時形容說,莫奈是一位善於捕捉光線的畫家,在五光十色的威尼斯找到美妙的靈感,譜出動人的波光粼粼。1908年,莫奈已多年沈浸在其晚期的“系列”畫作,在倫敦完成了”查另十字橋”和“滑鐵盧橋”系列。四年後,他首次踏足威尼斯,最初幾日受美不勝收的景致震撼,他說,這畫面太美我不敢畫。同時傾倒於晚秋溫暖的柔光。莫奈在威尼斯採用的作畫手法與其他的“系列”畫作不同,往常他會在不同的時間,季節,天氣下觀察同一景觀,這次他則在下午同一時間動筆,但景觀依然會隨光線,水霧,潮汐而變,因此水面映出的建築物也無一刻相同,畫中的壯麗斐然之氣由此噴霧欲出。莫奈在威尼斯找到無可比擬的構圖靈感,畫面明顯分為三部分,包括前景的水面,岸邊以安康聖母教堂為主的建築物和遠處的天空,每部分都彰顯光線不同的特質。   展廳各個房間分布了羅丹的三件絕美銅雕。思考者,是由遷拌他大半生的作品地域之門項目而來,而今日他已成為了人與創造性的標誌,它極致地展示了羅丹如何將自己的思考註入到他的雕塑中去。“永恒之春”,一對擁吻的戀人,是1894前的作品,記錄了藝術家第一次的設計的樣式。這件作品被莫奈的眾多花朵枝葉環繞著,濃情蜜意,春意盎然。“絕望”,與另外兩間作品一樣,也是地域之門的衍生。這件作品的過人之處在於,羅丹將銅雕與大理石雕刻結合於一體,以石塊的堅硬粗糙來映顯出女性胴體的柔滑 。 三件不同材質與體裁的畢加索雕塑作品皆十分有趣,他們彰顯了大師天馬行空的想象力與樂在其中的創作思維。有充滿原始氣息與童趣的手繪陶瓷貓頭鷹,年輕的男子看似一座隨手而來的木雕,卻體現了畢加索老年時玩味藝術的藝趣。是一件來歷最正統的雕塑,它的模型來自60年代中期畢加索為芝加哥市政中心設計的大型公共雕塑。預展中的雕塑大師亨利摩爾的晚期作品,“斜臥人體”,與他1930年的作品產生回響與共鳴。雕塑專家西門司徒說,看到這些不同材質,形狀與款式的雕塑作品時,可以看到雕塑藝術歷史的進程。 最受藝術圈子各界矚目的學術性收藏是來自喬治·秀拉的炭精條紙本“阿涅勒浴者像習作”。阿涅勒浴”是秀拉最偉大的作品,現藏於倫敦國家美術館。習作中的草圖是後市矚目的浴者圖中的戴紅帽的塞納河中沐浴的男孩。  

Making Colour
工于色

18 June – 7 September 2014 Sainsbury Wing Exhibition Admission charge ‘Making Colour‘展覽正在國家畫廊展出,是最近特別有意思的一個展覽。和其他藝術展覽不同, 這次展出的是通過對顏色的製作和工藝發展作為線索來進行策展,以顏料作為策展線索的展覽確實很少見。展覽不僅彙聚了很多大師的作品,比如莫奈、德加、范艾克等等,同時也從其他的博物館借來了很多和顏料製作相關的實物展品,比如青金石、中國青花瓷器等等。 整個展覽將西方顏料製作和繪畫之間的歷史娓娓道來,講述了從中世紀一直到19世紀的發展歷程。不難看出,一直以來,科技的發展也是推動藝術領域開拓和創新的一個不可或缺的動力,其中“藍色”的發展最為具有特色,由於青金石產地阿富汗距離歐洲路途遙遠,所以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這種準寶石類的礦物顏料的價格居高不下,比黃金還要昂貴的繪畫材料當然也只有少部份人才能享用,在尋找替代品的過程中,出現了使用不同工藝和化學材料的創造“藍色”的方法,當然,展覽也展出了用不同的藍色顏料製作的畫作,大家可以自己去體會每種顏料呈現的不同韻味的“藍色”。值得一提的是展覽中特別展出了當代藝術家Roger Hiorns的一件作品,他用化學品將一個廢棄的政府廉租房的單元改造成一個藍色水晶組成的“水晶宮”,現在這件作品被陳列在約克郡的雕塑公園。 展覽涉及到了色彩理論,顏料製作傳統工藝,使用方法以及現代色彩的應用和發展。分為紅、黃、藍、綠、紫、金、銀等幾個板塊。  

             

© 2011 ART.ZIP all rights reserved.  ISBN 977 2050 415202

Site by XYCO